当前位置:首页 >> 他山之石 >> 福山艺苑 >> 正文

端庄的麦田
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杨强 | 日期:2017年3月9日 | 浏览1079 次]

北方多平原,广袤辽阔,但偶尔也会让你感觉单调乏味,尤其是冬日。但若是下点雪,情形就不一样了。初雪时,雪薄如纱,朦胧中透出暗绿的麦苗,顶着枯黄的草尖。而当雪渐渐地下得很像样子时,四下里一片白,什么都没有,除了雪,那就是另一种感觉了。你却不由得想到雪下的小麦,它们可还绿?可还好?它们在等待什么?此时,雪下的小麦,正如母腹中的胎儿。你看不到它的样子,听不到它的呼吸,甚至感察不到它的存在。但它正在孕育,蓄积能量,静待来年春雷一声令下,那时便要千帆竞发。

阳春三月,南方大地正是最妩媚的季节。油菜花一嘟噜一嘟噜地盛开,招惹得到处是蜜蜂,到处是蝴蝶,阳光下灿灿地灼人的眼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甜香。山坡上的梯田,一层一层地绿起来,直绿到山顶,油汪汪的。

似乎慢半拍,此刻,北方原野的大戏才刚拉开帷幕,开场的锣鼓也正响起。在初春阳光和料峭春风的齐心协力下,雪慢慢退出了舞台,大地袒露出胸膛。你发现,孕育了一冬天的婴儿竟然是个丫头,羸弱的干瘦的黄毛丫头——枯黄的草尖,少水的叶片,匍匐在地的身躯---------天生营养不足一样。今冬,雪虽不多,却奇冷呢。你失望了?但不必担心,也不必怀疑。只要春风轻拂她的肌肤,阳光亲吻她的脸庞,她就会在你的眼皮底下,让你丝毫察觉不到地成长。你很惊奇,她是在哪一天夜里,悄悄脱去了黄黄的胎毛;又是在哪一个清晨,小脸蛋变得红润。你只有惊叹,慢慢变做惊奇,惊喜——同时期待着,期待着一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。你的咚咚跳的心哟,可要捂紧了。那春风沉醉的夜晚究竟会发生什么呀!

仿佛专为了磨一磨你的耐心,你越是着急地想看到白天鹅飞天的那一刻,越是发现她竟流露出假小子的气息,按捺不住地膨胀,疯长,拔节,蹿高。风来,她翩翩起舞;雨来,她欢呼雀跃。阳光下,她招摇的身姿散发着汪洋恣肆的气息;一波一波的绿浪,不断地涌向天边,仿佛要涌出天际;沉静的夜晚,你听到的是她拔节生长的咔咔声。那种生长的劲儿,直逼得你喘不过气来。你如一位父亲,面对着说不得骂不得疼不得的娇纵女儿,唯有无奈地焦躁着。

哦,女大十八变,一点也不假。看吧,她的发梢已经像鸦羽一样闪亮,看久了,仿佛流淌出墨绿的光泽;她的肌肤已经细腻、光滑得无一丝疤痕,如新织就的绸缎,你颤抖着不忍去触摸;清风微拂,她柔曼的腰肢,妩媚的曲线,已透出无与伦比的精致,也暴露出看似平静的表面下被极力掩饰的内心的震颤。天地间勃勃的气息,浓烈而令人心痛。她迎来了一生最美的时刻,她要做新嫁娘了——由少女而为女人呢。那细小的花儿,可是最质朴的头饰,许是她羞涩的笑容,,抑或是她眼中点点的泪花?

很快,她擦干了泪花,担起了新的使命——她做了母亲。她拼命汲取水分养料,贪婪地呼吸新鲜的空气,她必得竭尽全力去做这项工作,唯有如此才能哺育茁壮的敦实的新生命。你很容易地就能嗅出空气中多了一些味道——香气,乳汁的清香混合着孩童的奶香,搅得田野上满是含混的甚至暧昧得让人坐立不安的气息。你不由得想要做点什么,哪怕吼两嗓子也行,就是不能无动于衷。

大戏已经进行到最精彩的篇章。广袤的大地上,已书就了一幅幅华美的诗篇,那是排律,那是长赋,那是洋洋洒洒的鸿篇巨制,丝毫不逊色于南方的婉约曲调。烈日下,她们紧挨着,密密匝匝地。那秆儿粗壮,麦穗儿像松鼠的尾巴,粗粗的,毛刺刺的;那麦粒儿,紧实,饱满,丰腴。热热的南风劲吹,她昂首迎接这上天的洗礼;喳喳的鸟雀来闹,她们不急不恼,只当作绕膝欢闹的孩童。田野因了她们而呈现出其他季节所不具备的风姿,连空气在燥热中也隐含着独特的韵味——成熟而不乏活力,蓬勃又不失温婉,端庄,娴静,深沉,圣洁。你被吸引又被推开,被感动又被降服,欣喜又焦渴地注视着,真真的是“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”。你只期望这华美的诗篇沉淀成历史永恒的瞬间。会的,一定会的,刹那也能永恒。

她们没有因了你的私心而停下脚步。连续的热风,再加上一场或两场热雨,她们彻底变了模样。发梢不再是闪着光泽的金黄而变得暗淡;身姿也不再是挺拔如初春的白杨,而变得有些松懈;皮肤也失却了饱含水分的润泽感,如老树皮般满是褶皱。是时候向这世界交出答卷了,是时候把心血捧出了,是时候重回大地母亲的怀抱了。她又完成了一次轮回。见过了桃红柳绿,听过了莺歌雀啼,领略了风吹雨淋,忍住了天晒地烤,得到过爱,付出过情,平凡而不平淡的一生,她无怨无悔。面对这一刻,她从从容容,平平静静,就像河流入海,舒缓又大气磅礴。

麦子,用一季的时光,演绎了女人的一生。我只记取最端庄的那一瞬。


责任编辑:信息中心
相关链接: